老南京结婚不送伞怕“散”

2013-03-06 16:34:41
我国民间传统雨具,首推斗笠和蓑衣。这是一组古老的搭配,小学课本里就有“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”的课文,可见至少是从张志和生活的唐朝时起,蓑衣斗笠就被搭配使用,并且延续千年,人们完全与它们告别,只是现代的事。这样简陋的遮风挡雨方式,当然是渔夫一类社会底层劳动人民使用。也有做得精致漂亮的,《红楼梦》里就写到贾宝玉穿过一套。当然那只是公子哥儿的“玩新鲜”,觉得穿着别致,无意把它当雨具平时用来抵御风雨,难怪当宝玉要送一套给黛玉,当即就被以“怕当渔婆”的理由婉拒了。
    上世纪60-70年代以前,斗笠和蓑衣的组合,仍是农村的主要雨具,现在有些景点,为招揽当年“知青”布置的“知青屋”,都要在墙上挂斗笠蓑衣作为表征。南京的斗笠帽顶和帽檐,都是编织疏松的竹篾夹一层芦苇叶。蓑衣是用蓑草编结成片,再连接成衣裳模样,覆盖全身上下。蓑草松散,挡雨的功能不是很好,再加上韧性不佳,容易损坏。棕衣的出现弥补了蓑衣的这些缺点。棕衣主要用材是棕榈纤维,绵密、结实,防雨功效好,不足的地方是外观不雅,也只是乡村里农民、渔民使用,城市中除了旧时少数拉“黄包车”有穿的,平时绝少看到。
    雨衣是蓑衣、棕衣的延续,也是接受了国外生活方式的产物。当年最有名的是上海“大地”牌雨衣,上了胶的米黄色卡其布制作,再配一双长统胶靴,典型的社会上层人士穿着。美国玻璃雨衣也风行过一阵子,新奇、漂亮、洋气。不过那玩意儿穿起来,觉得身上“闷气”,又容易老化,很快便被淘汰出局。雨伞中红油纸伞最传统伞的最初功能恐怕并不是用来挡雨,这从旧时街头“出会”可以看出。神仙菩萨仪仗队中伞盖旗幡少不了,那上面的伞就是高高的柱头上顶一块圆盖,周边围着经不得雨水的绸缎,一看就是遮太阳用的。
    将伞用来遮雨,进而创造出雨伞,肯定是我们中国人的功劳。宋人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中就已出现,可见它的历史悠久。传统的雨伞是棉纸的伞面,上了色再一遍一遍地刷桐油,增加了牢度,伞骨和撑子多达几十根,都是竹子做的。过去出外远行的人必要带上一把雨伞,临出门家人有两句经典的交代用语,是:“带上包袱雨伞,莫忘一日三餐。”还要做一个伞套,有结成环的带子,可以斜背在肩上。雨伞中红油纸伞又是最传统的,湖南的纸伞最有名。竹子、桐油是制一把好纸伞必需的材料,湖南这两样东西都出产,而且质量上乘,制出的纸伞经久耐用。文革中油画《毛主席去安源》就是执的红油纸伞。南京经营纸伞的店家很多,水西门、中华路有几家很有名,招牌上都有“湖南”字样。货架上陈列从作坊送来的货,但店堂里总安排一两个操湖南口音的工人在实际制作,其用意无非是让顾客看到货真价实。伞店也代客修伞,店堂里有工人也便于修理。
    红油纸伞轻便,好携带,撑起来便当,这都是它的优点,最大的不足之处:不够结实,尤其是伞面不能碰硬物,一戳一个洞。
    上世纪中期以后布伞风行
    世界上用伞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英国绅士手中的大黑伞,可是他们原先只用它遮阳。18世纪,一个到过中国的官员,首先学中国人的样子在雨中打伞,走上伦敦街头还被人耻笑为怪诞,小孩子追着他投石子。西风东渐后,黑布伞传到中国,我们并未受到只遮太阳不挡雨的约束,雨天也照用。不过它是舶来的“洋伞”,属于高档用品,价钱贵,用得起的人家不多,于是人们看上了黄布伞。
    黄布伞,可能是参照铁骨黑布伞和油纸伞创制的,也是八根伞骨,这一点与黑布伞相同。但是用竹子做伞骨和伞把、撑子,这又和纸伞一样了。黄布伞伞面是本白老布上了柘汁黄色,也刷了桐油,所以亦称黄油布伞。黄布伞比油纸伞牢得多,小学生拿它当刀枪游戏也不会坏,美中不足的是不灵便,尤其是撑伞费力。别说是小学生,大人也要顶住墙才撑得开。黄布伞面十分容易变色,旧了之后极难看。尽管如此,它还是陪伴我们一同走过了文革那个非常年代,它的晦暗的面容倒是跟那个时代相称的,直到改革开放,人们终于迎来了花布伞、彩色塑料伞五彩缤纷的时代。老南京对伞多有避讳
    虽然伞是每个家庭必备的用具,骄阳下、暴雨中它使我们受惠很深,人们对它却多有避讳,不为别的,只为“伞”、“散”同音。老南京好图口彩,凡事讲吉利,待人讲究“和”,处事重于“合”,一个“散”字自然犯了大忌。一件工作众人心不齐,一次聚会没成功,老南京称之为“伞打花儿开”,不吉利,就是因为忌讳这“伞”字。
    结婚不送伞。新人结婚希望百年好合,绝不能在大喜的日子碰到让人联想到“散”的事或物,因此人家新婚你送伞就是最忌讳的。非但是送伞,结婚时即使下雨,能不用伞时尽量不用伞,迎亲的队伍也得绕开伞店。
    搬家不带伞。搬家,搬家,各样家具当然都要搬的,可老南京搬家却不能带着伞。一般人家都是舍弃不要了,如若实在觉得丢掉可惜,也只能隔几天之后再回去取。


来源:   编辑:

相关新闻